Ashtaroth_阿芯

「选择你自己」

我高三啦。

现在离高考还有259天啦。


时间很快吧?三年的时间真的就这样无声溜走了,那些时光里,笑和哭的原因,都好像变得模糊了,曾经努力想要记住不忘记的时刻,以为永远不会释怀的秘密,在时间的消磨里,磨成粉末,随风飘走了。


现在呢?我回过头看着以前,看以前的文字,发现自己好像没变,却又变了很多。不知道是因为学习的压力还是时间的成长,我好像写不出,温柔的句子了。换个说法应该是,观察不到更多生活中美好的事了。这比我没长高还让人郁闷。


剩下的时间,真的很少了,没有再多的心思去细丝慢捋那些想不通的情绪和突如其来的郁闷了,虽然我真的经常会感到郁闷。因为高三,太难了,我也太难了。


偶尔也烦,为什么就是没有别人脑子转的快,为什么只会做固定题型的题不会灵活运用,为什么不能多记点东西。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呀,想不通就算了,拿起笔继续埋头写写画画,笨的话,就只有再加把劲啦。


考完听力对了答案,反正满分是没有啦,虽然下一次考到满分的机会更渺茫了,但谁还不愿意试一试呢,每一分都至关重要啊。只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随着时间的逼近,能有相应的进步,当然,前提是自己要去做去努力啦。


不管生活让人再郁闷,我们也得咬牙坚持往前走啊。

那可是我们的未来。

加油。


哥哥生日快乐呀!

希望你永远快乐,无论十八十九还是二十,都依然坦荡地走,我们会一直陪着你呀。

今天整个夜空的星星都为你而亮。


祝旗开得胜!

明天加油啊!

        

——高考英语听力9.21


我发现很多时候不只被喜欢关注的人感动,常常触动我的,是“陪伴”,少年们跌跌撞撞,在涉世未深时相遇再并肩,在挫败失落时互相安慰鼓励,一起往前进一起成长,一起登上梦想的舞台。

世上每个追梦少年大抵都有这样的故事,可即使故事情节俗套又相似,我仍会被无数个这样的故事搞得难以自拔,他们的温暖,他们的坚持,他们的热爱,对梦想永远憧憬,眼里始终闪着星光的不服输的少年气,让人佩服又心疼。

这个圈子就那么大,能从中脱颖而出并在人们心里留下印记的,少之又少,他们很多人,追着同一个梦,总有人会落空。可无论最终有哪些站在了舞台中央,他们追梦的轨迹也永远留在一部分人的心里,那是一群看着他们成长,盼着他们追梦成功,在舞台上大放异彩的人,她们不去想他们有多少人气,她们只愿他们来路坦荡,去路光明,即使没有掌声万千,也有她们挥舞的荧光棒。

我爱所有的追梦少年,爱他们永远在路上,永远向光而行的勇气。

他们值得最好的。

希望他们能永远笑得灿烂,永远有彼此陪伴,永远发光,永远不败。


听个人FM的时候刷到了一首好听的歌,好奇点进了歌手的主页,很突然的发现喜欢了很久的一首歌也来自于他,那首歌听了无数遍,每一次都被他的声音所打动,却一次也没有去关注过演唱者,只是沉浸在歌的无尽温柔和甜蜜里。

收藏一首新发现的歌,而这首歌的演唱者和那首让你循环无数次的歌的演唱者是同一个人。

不知道怎么回事,突然有些想哭,听过无数的歌,收藏了无数的歌,能每一次都打动自己且印象深刻的歌不多,今天再一次刷到这个温柔嗓音的男孩,今天我听了他其他的歌,今天起我认识他啦。

感谢每一个用嗓音给大家带来温暖的人!

我只是和无数人一起听这首歌的某一个人,但一定有许多像我这样的人被你的声音和音乐所温暖,将你的声音循环一遍又一遍。

谢谢你们,让黑夜中的星星亮了起来。



  

 

「我知道这是人间本质,可我依旧为这样的自己终日烦恼着。」

 

自卑又迫不及待表现自己,想请求帮助又害怕麻烦别人,想做出改变又不断的满足于现状,渴望强大又下意识懦弱。

 

我讨厌这样的自己,但那些受性格使然而产生的矛盾,好像真的很难被消除。就像即使被夸奖,即使有时自己也觉得不错,但长久伴随着自身的自卑感仍然无处不限制着自己。我很烦,也很害怕这些想法,它们像是吊在腿上的铁球,把我的步伐拖得很慢,很累,但我没法解开它把它丢掉。

 

也许这很难理解,但它的确这样存在着。

 

有很多次,想和朋友说,但怕他们不能理解,怕影响他们,于是自己拼命吞噬消化。听到表扬夸赞时会非常非常开心,好像这样就能填补一些自卑的空缺,所以总是希望,得到肯定。一句“你很棒”、“你很温柔”、“做得很好”都能让我开心很久。

 

「大概有个道理是越怕什么就越要冲破什么吧。」

 

我做许多不同的事,做别人第一眼认为我不会做的事,做好像不符合我外表的事,做我最害怕但想要做到的事。


进入学生会,在一百多个人面前做工作报告;看食堂,管理违纪学生;参加演讲比赛,拿到名次……紧张时我的脚会控制不住地抖个不停,这好像成了我从小惯成的习惯,人一多,一需要我来主控场面,我会无比紧张。看管食堂是困扰了我一个星期的事,因为自卑,迟迟迈不出那一步,害怕别人看不起,害怕他们会露出:“你这么小一个,凭什么管我?”的神色和态度,不敢拉住插队的同学,但又不能坐视不管,在一番纠结后才终于做好了这件事。

 

我为什么自卑?我矮,我又黑。这是最致命的两点。或许对别人来说,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。

 

我17岁,去外面吃饭碰到不熟的亲戚或是父母的朋友时,大家都会很惊讶:“这么小一个就读高中啦?”更有的会说:“这么小一个以后大了可怎么办啊。”有时有不熟的小孩儿会问他们的父母:“这个姐姐为什么那么矮啊?”或者直接假装悄悄说:“姐姐好矮哦!”。

 

我怎么可能听不到。每次也只能尴尬的笑笑无奈地说自己就是长不高。

我怎么可能不气。我也希望大家能看到我是个17岁的少年,能给予我对17岁少年应当有的态度和语气,而不是阴阳怪气的以外貌来断定我很弱小,甚至开玩笑的想以此预判我的未来。可没人愿意多去了解一点,我也没资格要求。于是造成的结果,就是我掘地三尺也刨不开的自卑。

 

很可笑吧。多简单的事儿,这真不重要,你不用在意。

可又有多简单呢?

我十七年的人生,有五年是这样过来的,被人说矮被人说黑,那些话里有玩笑,有调侃,有感叹。我也不得不承认我很敏感也很矫情,一些事我真的能记很久很久,没有人知道他们随口一句话会让我郁闷多久,也许他们都不记得了,可我却死脑筋地记住了。


我急切地想要摆脱这怪力,却总又被它拉入海底,它偶尔跳出来,阻止我前进,我举步维艰,我负重前行。

这个过程,真的很痛苦啊。

我不想传递负能量,可自卑让我痛苦,我想宣泄,我想寻找安慰,但我也只能吞进肚子里。

 

世界上比你不幸的人那么多,你为什么要痛苦?

我不知道啊,我没有办法,我真的很痛苦。

 

我仍在白天面对阳光,肆意欢笑,我希望,我相信,有一天我能战胜它。

有一天用实力告诉他们,这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加油。

他会遇见一个什么样的姑娘呢?

“她一定像天使一样,会给楼下的小黄买狗娘;她一定会特别善良,会给晚班的张姨送碗汤;她一定要很坚强,在艰难也会在他身旁;在他惶恐的时候,会抱他肩膀……”

早晚有一天,他会以任何一种方式告诉我们,他找到了他的姑娘,那个不一定足够漂亮但让他足够喜欢的姑娘。

他会全力保护她挡住舆论;他会在她面前抛弃“刚哥”的口号,向她撒娇只为博她一笑;他会为他写一首歌,将爱意隐秘又大胆的写进歌词里;他会在深夜捧着手机想着屏幕对面的她笑的甜蜜;他会偷偷带她去吃最正宗的重庆火锅,看她被辣的满脸通红,再递给她一杯酸梅汤;他会和她讲他的从前、他的不为人知、他的反抗和妥协,他的梦想;他会装作遗憾的说自己从前对另一半有着怎样的期待,却是先遇到了她,眼里是藏不住的喜欢;他会在她面前唱歌,在上万人的演唱会上,为她一个人歌唱,只望向她,尽是温柔;他会用闪着光的眼睛看着她,然后对她说“我喜欢你”。

他会努力将世间一切的美好,都给她。

就像所有爱他的粉丝想为他做的一样。

我希望他拥有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物,包括义无反顾的爱情。

我希望他能永远,生而自由,爱而无畏。

我真实地羡慕那个以后能陪在他身边的女孩儿。









有时候人生的琐碎事情让我恨不得钻回娘胎逃离麻烦,可世界仍不停运转,我依然不得不面对这样无奈又闹心的生活,我不再为此情绪过激,可我还是会掉眼泪然后马上把它擦掉。大人的思维有时候真的很难懂,他们总爱给自己找糟心事,顺便也把这团乱毛线示威一样的扔在我面前,我只能小心翼翼的尽量避开,我不想知道他们在想什么,我知道我不能理解,所以干脆逃远一点吧,让我像个掩耳盗铃的小偷一样躲起来也好,总之我不想面对这种奇怪的场面,也不想被夹在中间,我离他们远远的就好,他们有的什么矛盾和解也好破罐子破摔也罢都不要和我有太大关系。就当我是个胆小鬼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吧,我一点也不想管他们。

请把我藏起来。

(鸵鸟是我


「最爱你的那十年」


\“这辈子,绝对不辜负一个贺知书。”

\“听说你喜欢简媜,我给你买了她的书。我希望你能喜欢这本书,顺便…也喜欢我!”

\“别对我这么残忍啊……我这么多年没和你真正生过气……你要再欺负我,这次我就真离你远远的……”

\贺知书病了之后自己想了很多。他也想过如果当初不那么一条路走到黑不管不顾跟了蒋文旭,现在他的生活是不是完全不同?亲人和满,他也会有自己的朋友圈子,会有真正值得共度一生接受旁人祝福的爱人。一生平淡完满,皆似世间凡人所有。

\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爱情。伤着你疼着你也救赎着你。

\人心是慢慢变冷的,失望太多就不在期望了。

\真正在乎的时候是不会像现在这样阴阳怪气恼羞成怒的。

\“我一开始只觉得和你在一起即使是吃苦日子都过得飞快,满心欢喜熬过了七年之痒行了十年之约,却没想到人总是会变。人变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想变。”

\“你今天身上好香。”
“我今天光顾着看你才踩空了的。”

\最痛苦的不是你从来就没得到过,而是得到了最好的,现在全没了。

\“我都要走了你还不好好对我啊……以后再和谁在一起就对人家好一些吧……我这样好哄的毕竟太少。挑一个有福相的…能陪你很久的人吧……你说我走了你会不会有一点难过啊?”

\“你戒指呢?”
“在哪儿呢……”

\“丢了就丢了吧……”就像丢了我一样。

\贺知书从未如此清醒的觉察到自己在后悔,后悔的不是数十年不顾一切的爱,而是他不该为了爱放弃自己的追求。不该把底线放低进尘土里,不该放弃作为一个男人也能出去开拓天地的心愿。

\人若是说起谎,怕是多么痴缠恶心的借口都能编的天衣无缝。

\“我不想要以后,我只要现在。”

\“我真的好疼……疼了好久……熬不住了该怎么办呢?”

\爱一个人爱到极致不是能为他去死,而是可以为他活下去。贺知书已经不想活了,所以他只能顺其自然,如果有幸他死的早,那便把他的爱早早的终止在那一天。

\自己不是那个人。

\当初明明说的是永远在一起,他们是最好的年纪相互遇到的最美好的人。

\这辈子有我一个就够了,不是都说好了吗?

\我还有力气,能多爱你一点就多爱一点吧,以后就你自己了,太任性了身边的人留不久的。

\人总是对一直用有的东西抱有极强的自信,潜意识里认定了那东西不会走就再懒得去经营了,但人心是最大的变数,尤其是当贺知书也身不由己时。

\“蒋文旭…有点难受…”
“你能不能别不要我啊……”
“你怎么能骗我呢?”

\他连一个拥抱的权利都是借了另一个人的光。

\我是喜欢你,可也别把我当傻子啊……

\所以再也没有一个贺知书能陪蒋文旭过七年苦日子,忍受他三年的放荡晚归,再用生命最后一年爱他进骨子里。那么温柔缱绻,那么坚决勇敢。只有贺知书。

\你早干什么去了呢蒋文旭?

\不是说光有爱就能忍受一切的无视和打击,生死由天,感情和命一起给你。

\他不知道贺知书哭的是他们两个人,一个情深不寿,一个多情多愁。
哭他们的十四年情到浓时情转薄。

\年少时的蒋文旭轻易不把“爱”字付诸于口,但对贺知书的爱却不比任何时候少。

\不一定是谁先爱上谁就输了,比如蒋文旭。
但你要爱上了一个注定不会爱你的人肯定就输了,比如艾子瑜。

\“我恨你。”

\“那时候的蒋文旭多好啊,那么多人都喜欢他,可他只喜欢我。”
“那时候我就想,只要他还肯给我一个家,无论如何我都不离开他。”
“可我不知道人是怎么变的。”
“他明明知道的……知道我最怕疼,却也能下手毫不留情的给我一耳光……那一刻我就知道,他不爱我了。”
“对别人来说的一段可以割舍的感情对我来说是十四年的爱,是退无可退的唯一的依靠,是尝过的所有甜头,也是刻骨铭心的全部痛楚。”
“所以你第一次打我我不走我,你喝醉了一边叫着沈醉的名字一边上我我不走,你在法国和情人胡闹我不走,你怀疑我和别人暧昧打我强暴我我也可以不走……”
“但是,蒋文旭,爱没有了,我还能在你身边留多久?”

\世界上最难掌控的就是人心,因为有时候你甚至连自己什么时候变的都不知道。

\他其实一直都知道那么多人加起来都比不上一个贺知书。
可事情就是到这个地步了,注定的,他们这辈子有一个大坎。避不过去,躲不过来。

\疼你的人都没有,你有什么资格去委屈?

\“你对自己下手真狠。”
蒋文旭,你对我下手更狠。

\爱情里占了弱势的,忍的越来越沉默的,伤的越来越脆弱的,不仅仅只是女人啊。

\“蒋文旭,你是不是以为我离开你就活不成了?”
“我操你妈蒋文旭!你以为我在和你撒娇逗你玩?你以为我受了冷落和委屈在博你关注?你真以为我就离不开你了,不就十四年吗?不就十四年吗!”

\“你这辈子过过好日子吗?”

\两个人走了十四年,被生活把躯壳上曾经装点修饰的美好都剥落了干净,非要熬着把最后一点旧情也消磨再在面目全非的现实里。最后终于有人肯醒悟,是时候该死心了。
死心不是不爱了。只是再也爱不动,就冠冕堂皇的给自己在留点自尊。说白了就是这样,暗恋也好,两情相悦也好,发展到最后还有那么一点光明的希望,谁舍得说死心就死心了。

\“丢了的东西,我还怎么我还怎么再戴上?”

\贺知书整个人都贴在窗户上,厂说,蒋文旭,你回回头,你再让我看看你的脸。
蒋文旭从未回过头。贺知书最后一次泪流满面。
最后一次悲伤到边哭边干呕。

\他妈和他说两个男人是没办法长久的,蒋文旭他妈说他俩熬不过三十岁。
甚至那本简媜的文集都有那样一句─你走你的路,我走我的归途。
可唯独两个局中人非自欺欺人纠缠到现在,再逃也逃不过的分
道扬镳。

\“那么多人,我就想治你一个,所以你甩不开我。”

\贺知书走了。
没有预兆,没有铺垫,甚至在无数次的争吵中贺知书都没争凶斗狠说过离开,甚至在明知自己有了别人之后都没以离开做为要挟。
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,平时温柔的甚至毫无底线的一个人,平时平和的甚至毫无怨言的一个人。说没有就没有了。

\或许世间是存在这样一种离开的,没有告别,没有歇斯底里的决裂,甚至当一切发生的时候平静的让你没办法瞬间感受到那种悲伤。
像上一秒还晴的天突然下了暴雨,像你最珍爱的花瓶在你一次擦拭时突然落地,那样一个过程,能感觉到的只有无错,然后是无边的寂静。

\可贺知书的痴情是有一段任何人都无法插足的十年做前提,最美好最纯真最执拗的年纪,爱上了一个人,那就是爱一辈
子。

\这也就是曾经为人心门大开的后果,伤得体无完肤。

\2015年一月一日。本该是蒋文旭和贺知书在一起的第十五年。磕磕绊绊走到今天,也说不清是相爱的第十五年还是相识的第十五年。不知道仅仅只是一段感情,还是这短促的人的一生。

\“你爱他?你爱个屁!你爱他你出去鬼混!你爱他看不出他的身体和精神状态越来越差!你爱他你就能对他动手逞欲强暴!”

“你看到过他流鼻血吗?看到过他恹恹的什么都吃不下吗?看过他成日低烧精神倦怠吗?如果你看到过,却都忽视了,那你还非要自欺欺人的逼我给你个否定的答案,有意思吗?”

\在贺知书最脆弱的时候,蒋文旭给他的仍只是伤害,和漫不经心的背离。
哪怕是十年的温情厚爱,一朝离散,也不过是错过之后回想起来更深刻的痛楚。

\“两个男人在一起,太苦了。”

\“我答应过他留在南方,他不爱去医院,不喜欢北方的风雪。”

来自南方温柔的风,经不起北方的寒冷。

\“…我的戒指呢?”
“你看到我戒指了吗?”

\把一个人看的太重了,久而久之就在心里烙了印子,从此以后不管那人是不是还在心上,痕迹是不会消得的。

\蒋文旭爱的护的是那个十七岁时比花还好看的小少年,艾子瑜疼的却是最狼狈的贺知书,已经和别人在一起十多年,心思难猜,身患绝症的贺知书。

\疼是真的能疼出病。
他想贺知书。

\愧疚心里有更难忘的人,愧疚仅是陪伴都不能长久。

\蒋文旭对贺知书的爱从来没有减少过,相反,是一点一点堆叠变多的。开始时是少年不计后果的激情,后来是激情退却诱惑变多的迷惘,现在才是真正的醍醐灌顶。贺知书的温吞柔软浸了蒋文旭十多年,铁石心肠都能给泡成一腔春水。

\“我下辈子都是你的人了,你就不能装的开心一点啊?”
人这一辈子,苦的无路可走时才能寄希望于飘渺的来生。

\愤怒和怨怼总好过一往情深。
于人于己都是如此。
贺知书从不想辜负人,家人、父母、朋友、爱人。可到了最后,唯一没有辜负的竟是伤自己最深的那个男人。
他这辈子我,唯一不曾辜负的就是蒋文旭。
他对自己都不曾这样问心无愧。

\他爱贺知书,爱所有时候的贺知书。喜欢那个爱看简媜的清瘦少年,爱那个岁月里永远会包容迁就的青年,爱的一直都只有这一个人。

\贺知书不是没给过蒋文旭机会,他用了三年,贱的恨不得跪在蒋文旭跟前求求他别为了无关紧要的事不回家,恨不得哭着求他念念旧情别让自己彻底变成一个人。
但他让自己失望了。
有时候失望是比不爱了更令人心如死灰的一个词。

\“你怎么可能不要我呢,是不是啊?这个世界上…唯一不会离开我的人,就是贺知书啊……”

\永远在等的那个贺知书一直都在,一直跟那个永远不辜负他的蒋文旭在一起。

\贺知书的爱是从一而终的深情。来世未可知,这辈子爱了也就这一个人了。

\艾子瑜不懂,他只喜欢过这一个让人,就赔上后半辈子。

\比爱更强大的是记忆和身体不受控制的本能。

\真正爱一个人,无论收场后对这个人是怨恨还是绝望。你在某一个特定的场景下,思绪电光火石的一刹那,能想到的一定是他为你做过的可口饭菜,牵你手看过的雪,笑着递给你的盛大的一捧满天星。
而不是他的冷言冷语,暴力相向。
这无关乎放得下放不下,是痴情还是犯贱。趋利避害永远是所以生物的本能。

\如果每一次将要失去的时候可以攥的再紧一点,人生还可以少留下多少遗憾?

\最令人痛苦的,就是努力却无能为力,付出却只感动了自己。

\两枚戒指隔了三年终于再聚在一起。
他和贺知书似乎也永远在一起了。

\人生两大无奈的事情——无法抗拒的死亡和无法拥有的爱情。

\“他走了…在我怀里,一点一点,一点一点冷下来的…”

\“放学了,我们一起回家吧。”




我一点也不懂所谓爱情,可很奇怪的堵的难受,没法谈论蒋文旭的爱孰好孰坏,也总没法判断他爱的真假。有些故事注定是两个人都会伤的体无完肤。
爱存在吗?它存在。它是迷药,也是毒药。
我也希望我的贺知书,来世能遇到真正不会辜负他的蒋文旭或是承诺了下辈子的艾子瑜,我希望他能得到幸福,不再小心翼翼,也不再为爱低到尘埃,他会做他自己,去追求他的追求。

平行世界里的你,一定要好。